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魔兽同人】师徒相谈:气定神闲

啊有朝一日我居然写了魔兽的同人⋯⋯简直不可思议。
主卡麦卡、隐藏洛卡。
电影党,游戏只了解一点,其他都是瞎掰。
ooc有,各种ooc,请见谅(҈ ˃̶̤́ ꒳ ˂̶̤̀ )҈


如果以上均可接受:


师徒相谈:气定神闲

卡德加气冲冲地用传送术回到了卡拉赞,一头扎进了书堆里,好像是在生闷气。

卡拉赞的老仆人看见他这个样子,微笑着摇摇头:啊,年轻人。

然而他还是照常做着一个徒弟应该做的活计,如往常一般勤勤恳恳老老实实偷偷摸摸地耍点小心眼。直到晚餐后麦迪文将要离席时,他才自言自语般地向老师抱怨:“老师,洛萨他简直不可理喻,我再也不要回暴风城了。”

低着头的卡德加没有看见一瞬间星界法师微妙的笑容。而等他抬起头时,那笑容已经消失,威严的星界法师转过身来看着他,若无其事地理了理斗篷上的鸦羽:“年轻的信赖——你要来下一局棋吗?”

⋯⋯虽然不知道饭后一局棋是个什么情况。

棋局开始前,星界法师站在棋盘另一端,看着他的弟子道:“年轻的信赖,下棋可要沉得住气。”

卡德加想,老师或许还是听见了他的抱怨并在教导自己,但是他还是觉得自己难以沉得住气:“可是老师,真的是洛萨太过分了!”

“你不妨说说他是怎样过分的。”星界法师似乎没有在听,随意地答应着,操纵起棋盘上的棋子来。

如果要说洛萨是怎样的过分,卡德加觉得自己几乎可以滔滔不绝地讲上三天三天,然而现在的情况明显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他飞快地在脑内回忆自己在暴风城的种种经历,酝酿一下感情。

“年轻的信赖,该你了。”

“哦、哦,是的,老师。”卡德加脑中还未成形的思绪瞬间被打断,这让他苦恼了好久。

“⋯⋯洛萨他一点也不尊重我的意愿,每次出征都不带我。明明带一个法师随性帮助很大的!!”

“⋯⋯他总是要求我用霜冻新星帮他冰镇啤酒,太过分了!!”

“啊⋯⋯其实呢,法术如果能给人带来便利也是某种程度上的进步,年轻的信赖。”星界法师狡黠地眨眨眼,然而棋盘上的奥术光芒让卡德加错过了老师的暗示。“比如明天早上你可以试着飘起来穿裤子。”

卡德加:“⋯⋯”这是嘲讽吧!

“⋯⋯他还总是要求我用变形术捉弄别人,这简直就是对奥术的亵渎!!!”

“其实最终你还是这么做了,不是么,卡德加。”

“⋯⋯”卡德加羞愧地低下头“是的,我很抱歉,老师。”

“哦哦,卡德加,你没必要道歉”星界法师说,“因为又到你的回合了。”

⋯⋯

“⋯⋯最重要的是,几乎每次我一开始念咒语,洛萨那个家伙就冲上来捂我的嘴!!!”卡德加捏着拳头愤愤道。

“很好,很好”星界法师点点头,“卡德加,下棋要沉得住气,很遗憾,你输了。”

卡德加:(°ο°)

卡德加:“老师,我明明记得⋯⋯”

“哦哦,你记错了,卡德加。”星界法师微笑“年轻人,下棋要沉得住气——面对洛萨时也一样。”

“⋯⋯啊??”

“哦哦难道老师说得还不够明白吗?卡德加,下次被洛萨打断吟唱时,记得气定神闲⋯⋯”

稍稍停顿了一下,星界法师慢悠悠地道:“⋯⋯再接炎爆术。”


fin




其实我有一个真实的脑洞:

低着头的卡德加没有看见一瞬间星界法师微妙的笑容。而等他抬起头时,那笑容已经消失,威严的星界法师转过身来看着他,若无其事地理了理斗篷上的鸦羽:“年轻的信赖——来局【昆特牌】吗?”




⋯⋯我错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ω\)

评论(1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