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刀婶」青江二振的现世大冒险(3)

再不更就要忘了自己是有坑在身的男人了。
乙女向注意。
幼年婶注意。
私设如山注意。
数珠丸恒次×女审神者。
文笔不足ooc有手机码字有错指出谢谢!


主君的家庭⋯⋯啊,怎么说呢,相当特别。

“我回来了。”

“咿咿呀——”

哥哥大人从身上摸出钥匙打开了门,习惯性地扬声说一句“我回来了”,主君也学着他的样子咿咿呀呀了一声。然而屋内黑黢黢一片,没有传来任何回音。

“嗯,习惯,其实家里没人。”哥哥大人挠挠头转过身解释道,在玄关换了鞋子走进屋内,顺手擦了一把鞋柜上积下的薄灰。“我们都不常在家里住,家里比较简陋,见笑了。”

说着便打开了电灯开关,屋子里一下明亮起来。

狭小的屋子,简单的家具,一如其“无人久住”的叙述。

“失礼了,请小坐片刻。”哥哥大人从冰柜里面拿出些饮料放在茶几上,虽然他也不知道刀剑们喝不喝现世的饮料,但是家里实在是没有别的饮品。

主君倒是很积极,一看见哥哥拿了饮料出来,立即伸手要去抓饮料的瓶子。

“小孩子不许喝这么凉的东西,多喝白开水。”哥哥大人伸手敲了一下主君的手背不让她摸饮料瓶,给她拿了一个小杯子倒上白开水。

主君缩回手,露出委屈表情。

“看也没用,老老实实地待在你的刀剑身边,逢魔时到了,不许乱跑。”哥哥大人正色告诫道。

总觉得主君的兄长说的话里信息量有些大⋯⋯青江挑挑眉,看向数珠丸,而对方正作闭目沉思状,也不知道他对此有何看法。

“咿咿⋯⋯”主君还是委屈地叫唤两声,然而被哥哥瞪了一眼,老实了。

“失陪了。”哥哥大人告罪一声,然后起身去了厨房。

感觉家里的什么事情都是哥哥在操持呢⋯⋯

哥哥大人离开后,刚刚还趴在茶几上作精神萎靡状的主君立即原地满血复活,精神饱满地四下看看,确认哥哥不在附近后,对着茶几上的饮料露出了向往的神色。

“咿~”主君悄悄伸手去拿饮料,半路上却被另一只手拎起了饮料瓶。

“呐呐!”主君站起身想去够,但对方轻松地抬高手臂,使她无论如何也够不到心心念念的饮料瓶。

主君看向手臂的主人,不满地皱皱脸:“咿呀咿呀!”

尽管是不满的表情,但是放在主君脸上就多了几分可爱的意味,青江一手拎着瓶子,还能再空出一只手来戳戳主君的脸蛋:“嗯哼~主君,这个可不行哟~刚刚您的哥哥大人可是说了,小孩子喝这些对身体不好哟~”

“咿呀咿呀咿——”主君鼓鼓脸,似乎是要生气,但是语调很快就缓和下来,向青江伸出一只手指,认真晃晃。

“⋯⋯数珠丸表哥,翻译一下。”

“主君说她就喝一点点。”正如同青江所预料的一样,看似是在打坐沉思的数珠丸君其实一直在观察着主君的动静,你看他翻译速度这么快就知道了。

数珠丸接过青江手中的饮料瓶,入手的凉意不禁令他皱了皱眉,本来抱着些通融想法的数珠丸立即改变了立场:“这个确实是太凉了,您会生病的。”

“咿咿⋯⋯”主君委屈地戳手指。

数珠丸将饮料放到茶几后主君够不着的地方,犹豫了一下,拿起桌上的糖盒,拨了几颗糖块在主君的白开水里。

“或许这样您会喜欢一点吧。”


青江觉得自家这位数珠丸表哥真不愧是修行到家的佛刀。至少在现在的本丸里还没有谁是能用一句话让主君安生大半天的。

主君捧着泡着糖的杯子乖巧地坐在数珠丸身边,小口小口地啜饮杯子里的糖水,似乎是有几分模仿数珠丸平时饮茶的意思。

中途哥哥大人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看,发现妹妹今天乖巧地可怕,脸上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主君得意地哼了一声,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她悄悄睁开一只眼睛观察周围的动静,一眼看见了一只摆在茶几上的相框。

她立即放下杯子去拿相框。

“咿呀咿呀咿呀~”主君一面把相框拿给自己的刀剑们看,一面咿咿呀呀地进行配音和解说的工作。

相框里赫然是一张四个人在一起的全家福照片,其中最好认出的就是主君,小小的一只,被父母和兄长抱在照片中央。

其实早就很明白了。数珠丸点点头,轻轻揉揉主君的发顶,动作似乎比平时还要温柔一些。“请不要伤心,主君。”

主君歪歪头,露出傻气的天真笑容。说实话,这完全看不出她有什么悲伤的情绪。印象中的主君总是这样,天真得好像一潭清水,干净看不见半点杂质。

然而青江听见数珠丸再一次重复道:“请您不要伤心,您的兄长与您都非常优秀。”

青江突然想起了数珠丸刚到本丸那段时间短刀们围着他询问的话语。

——数珠丸君为什么一直闭着眼睛呢?
——因为闭着眼睛,就能看见一些平常难以看见的事啊。

主君嘿嘿傻笑起来,把相框放回原处。背靠在软垫上,一手牵着数珠丸,一手牵着青江,然后心满意足的眯起眼,直直地看着对面的电视。

她盯着黑屏的电视看了一会,突然振作精神爬起来。在茶几周围到处翻找什么,最终她找到了一个遥控器,并且利用遥控器熟门熟路地按开电视,调台,开始看魔法少女。

“我就是维护爱与善良的魔法少女~”电视里传来元气活泼的女孩子的声音。

青江:其实现在还是不是很懂主君到底几岁。

主君:人家还是个⑨岁的宝宝呢!



tbc


上周没更真是抱歉 [ 土下座 ] 我知道错了基友已经揍过我了。我是有坑在身的男人,我不能做出抛坑弃文的事来。
一周没更的后果就是我感觉我好像又回到了亲情向⋯⋯但是讲道理啊,数珠丸真的好难嫖,比起乙女向真的觉得亲情向更适合他。
如果一定要说这刀有什么特点,我觉得他绝对是最懂婶婶的刀。什么都知道但不一定要说破,让婶安心同时又觉得“啊这个世上有个刀懂你!”,这就是所谓的精神伴侣啊!
以上纯个人理解,理解不对,请随意敲打交流。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