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刀婶」读心者

我就是开个新坑,别怕。
数珠丸恒次×女审神者。
乙女向注意。
这是正常婶。
个人理解有。
文笔不足ooc有手机码字有错指出谢谢!


如果以上均可接受↓



→起初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

当心中萌生了一些隐秘的心思后,总是会疑神疑鬼,生怕遭到他人的窥视。

食指随意地一推,笔杆在拇指的关节处磕磕绊绊地画了一个不算完美的圆。心不在焉的审神者完全没有把心思放在手中的笔杆上,笔杆失去平衡沿着手背滑下,“啪”地落在桌案上发出一声不小的声响,轱辘轱辘地滚了几圈掉下桌案,摔出好远。

“您有什么烦恼吗?”身边的近侍捡起榻榻米上的笔杆重新将其放回案上,正是在审神者手边的位置。

“不,没什么,就是刚刚走神了而已。”回过神来的审神者慌张地抓起手边的笔,左手捋了捋耳侧的发丝以掩饰心中的焦躁。“谢谢你,数珠丸阁下。”

近侍不可置否地摇摇头,心知不是如此,但没有明说,只是给审神者的茶杯里添上了一些热水。“您的茶已经凉了,或许饮用一些热茶可以让您感觉好些。”

“⋯⋯谢谢、谢谢!”审神者双手接过茶杯,低着头连声道谢,眼睛不自觉地盯着他的袖口,末了才小心地抬头,瞧了一眼便飞快地挪开了目光。

“您不必如此。”沉稳而内敛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审神者却一味低垂着头,双手交叠在一起无意识地绞起了膝上的衣料,目光又情不自禁地漂移到了他放在一旁的本体刀上。

纯白的刀鞘仿佛是宁静的意象。出阵时审神者也见过刀刃出鞘的情景——带着流淌着的迷幻的紫色光华,每一次闪现都能够割裂敌刀怨念的集聚。

真好啊、真好啊。审神者在心中默默赞叹。

这时审神者看见对方将身旁的本体刀拿起放在自己面前,或许是由于自己正低着头的原因,他放置刀的位置正好在视野的中央:“我也曾经被作为「破邪显正剑」使用,如果您的内心感到痛苦,不妨请使用我,希望能使您轻松一点。”

审神者绞着衣裙的手指有些松动的迹象,但最终她摇了摇头,小心地向后挪了挪,飞快地转向桌案:“不⋯⋯谢谢,我⋯⋯我还是尽快完成工作比较好。”

→然而所有的细节都在指向一个不太令人满意的方向。

愈是要掩饰心中的隐秘,愈是容易被他人发现踪迹。

在踏入万屋之前,审神者特意把自己的钱包垫在了手袋的最底端。本着从其他审神者那儿听来的“因为觉得拿钱包麻烦就会减少花钱的次数从而省钱避免吃土”玄学,审神者决定这次一定要管住自己的手。

“请您排除欲望和杂念,只买您需要的物品。”审神者听见了来自近侍的劝导。

很好,既然连近侍也这么说了那么一次一定要——!!!

⋯⋯

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万屋时审神者的手上就多出了绘马和御守。

我怎么就管不住这手呢!审神者在心中默默恼恨自己的剁手行径,明明之前还信誓旦旦地决定要理性购物的啊⋯⋯

“请交给我吧,这些对于您来说还是太过沉重了。”近侍走上前来接过审神者手上的物品。

审神者一看见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地低下头,默默任由对方接过自己手上的物品,小声嚅嗫道:“谢谢你,数珠丸阁下。”

“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耳畔传来这样的语句,审神者看着他的裤脚和鞋尖这样进入自己的视野又离开,内心莫名的⋯⋯全是波动。

返回时,审神者默默地留在最后看着他的背影。

“数珠丸阁下!”

被唤到名字的刀剑停下脚步转身:“在,您有什么事么?”

一瞬间,审神者满腹的论稿全部被卡在咽喉,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一副好像要窒息的样子。

“⋯⋯这个,给你。”看着他不过两秒,审神者就败下阵来如往常一样地下了头,僵硬地平举手臂,向前走了两步。

数珠丸静静看着她:

“这是您心中所想啊。”

审神者听见这句话,吓得手一抖,好像是触碰到了燃烧的火焰一般立即缩回了手。手中的物品也因此滑落,但堪堪落了一半便被近侍伸手接住。

→发现这一点后,便觉得寝食难安,无法直视。

突然发现有人无声无息地分享了自己心中的隐秘,因而感到恐慌与无措。

数珠丸从手合场返回本丸,路过庭院时,竟没有看到审神者坐在橼侧上与短刀们分食点心的场景。

“诶呀,主君刚刚看见光忠先生和歌仙先生在厨房做点心,所以去帮忙了呢。”在庭院里玩捉迷藏的秋田这么告诉他。

道谢后离开,前往厨房,抵达时被告知审神者已经离开,去接待一位同僚好友。

晚饭时主座上空空如也,药研解释说大将感到很疲劳,回房间先行休息了。

真是不像她啊,竟然打破了以往的常规就是为了刻意回避与自己碰面么?

“哈哈,这不是数珠丸殿嘛,要来一起喝茶吗?茶水正好。”绀色狩衣的平安刀把茶具和和果子都搬到了橼侧,似乎是打算一边赏樱一边饮茶,很有情调的样子。“诶呀本来主君那孩子都说好了陪老人家饮饮茶,结果刚刚不知道为什么又匆匆离开了呢,年轻人就是有活力,想到什么就去做什么了呢哈哈哈哈。”

“⋯⋯”听着平安刀的叙述,数珠丸不做评价地在另一边坐下,默默接过茶杯。“打扰了,三日月殿。”

“上次出阵时听见数珠丸殿与山伏君的对话,说是不用双眼反而能看见世上一些隐秘的事情,是这样吗?”

“如果用心感受,视力的有与无,好与坏,都没什么分别。”

“是吗,”平安刀突然来了兴致,“数珠丸殿,你看我现在在想什么?”

“⋯⋯”数珠丸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和果子。”

“哈哈哈哈哈⋯⋯”平安刀微微一愣,开怀大笑了起来,“数珠丸殿,你还真是坦诚,不过既然是隐秘的事情,你我知道就好,为什么要说出来啦哈哈哈哈⋯⋯”

→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隐秘的事放在一个人心里会堵塞心脏,而两个人分享却会好受很多。

审神者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两天以后,她看起来好了许多,刚刚拿着一包零食模样的东西给短刀们分完。

审神者一抬头就看见了远远立在那里的近侍君——虽说是近侍君,这几天审神者却是刻意回避着他——思及此处,本来打算找个理由离开的审神者顿时被一种愧疚与歉意侵袭了内心,踌躇了一下留在了原地,捏着零食的包装纸向他晃了晃:“数珠丸阁下!”

“⋯⋯那个,友人给我的小零食⋯⋯你也要来一点吗?”

说完她真是想给自己一巴掌读档重来——太逊了!一点都不像是有什么诚意的样子⋯⋯肯定会被拒绝的吧⋯⋯

这样审神者又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小心翼翼但其实已不抱希望地等待对方的答复。

之后审神者听见了脚步声,如她之前预料的那样。

所以说啊⋯⋯审神者叹了口气,捡起包装纸里最后几个糖塞进嘴里,却看见地面上投下了一片阴影。

审神者难以置信地抬起头。

“⋯⋯数珠丸阁下⋯⋯非常抱歉!真的是非常抱歉!这几天我真是太过分了!”审神者的好友大脑君难得在线,她头一次没面对着数珠丸时低下头,而是非常、非常努力地一次性把自己本来打算好的话语全部倾倒出来。“⋯⋯还有,还有就是⋯⋯就是⋯⋯”

“所以,已经没有了么?”

审神者尴尬地捏了一下手上地空包装:“抱歉⋯⋯”之后又要习惯性地低下头。

然而这一次有人先一步扶住了她,此人审神者不做他想,只是难以想象太刀竟然也有这么高的机动值。

审神者呆愣愣地睁着眼睛,视野里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是虚假的,不需要看清,也不需要听见。

只要这个亲吻是真的就好。

有人抚摸着她的眼眶要求她闭上眼,于是审神者就这么照做了。

“您心中所想,亦是我心中所想。”近侍低头轻吻她的嘴角,“另外,味道很甜,多谢款待。”

fin


这其实是一个胆小婶暗恋珠珠被发现的故事。
如果觉得这篇与前文文风不太一样,不用怀疑是我被盗号了←(⌐■_■)
讲道理,珠珠真的好难写,每次写他写到最后我都有一种拿出木鱼来敲的冲动⋯⋯_(:3」∠)_
珠珠和你谈个恋爱咋就这么难呢!
这个应该没有后续,如果有,大概是车。
就这样,下周见,诸君。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7)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