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刀婶」青江二振的现世大冒险(1)

嗯大家好又是正直的我。
这不是新坑,真的,故事接上文,换个标题换个心情。
乙女向注意。
幼年婶注意。
本章开始私设如山。
文笔不足ooc有手机码字有错指出十分感谢。
如果以上均可接受↓






本丸里的时间好像是静止的,一日复一日,令人难以区分每一天的差别。熟悉的同伴,熟悉的任务,熟悉的庭院景趣,这里的一切都仿佛亘古如常——很久之前便已经存在,并将一直这样持续下去。

如果真的能这样就好了。

今天的本丸有些特别,没有远征也没有出阵,大广间里的隔扇齐齐打开,所有的刀剑们都聚集在此处。

“所以说,主君要离开我们⋯⋯是吗?”秋田听完了长谷部君的叙述,眼里含着泪光,小心翼翼地举手道。

“咿呀咿呀——”正忙着给乱君戴蝴蝶结的主君扭头看看秋田,赶紧摇着头扑过去,伸出袖子给他按按眼睛。

“不,并不是,是暂时离开。”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刚刚的话有所歧义,长谷部君解释道,“主君只是返回现世省亲而已。”

“嗯嗯!”主君也在一边笃定地点点头。

“省亲?原来主君在现世是有亲人的啊!”鲶尾恍然大悟地一拍手,道。

鲶尾君,你这种如梦初醒的语气是什么回事啦!你以为主君是锻刀部屋里跳出来的嘛?

“可是以前从来都没听主君说过现世的事情诶⋯⋯”退君抱着小老虎弱弱吱声。

“咿呀咿呀咿呀~”主君举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糖果横穿大广间。她突然发现自家刀剑们突然全聚在这里了,很高兴,这边蹭一蹭,那边撩一撩。

诸君看看在大广间中到处乱跑的主君:她确实从没说过有关现世的事。

或许说了,但没人能听懂。

眼看着话题就要被带偏,长谷部君轻咳一声,强行扶正此楼:“总之就是这样,主君即将返回现世省亲。而根据时之府的要求,为了防止溯行军的反扑,主君可以选择携带刀剑同行。”

“哇——”本丸里立即炸开了锅。

“我想和主君同行!”

“我也想!”

“咿呀~”看他们都在欢呼,主君也不知道他们高兴什么,也跟着一起高兴起来。

“别高兴得太早,诸君,时之府还给出了一份「推荐同行刀剑名单」。”长谷部君毫不犹豫地给一群莫名兴奋的刀剑们倒上一桶冷水,之后在大家的注目之下镇定自若地拿出另一份纸张,抖开。

众刀纷纷挤上前去观看。

「推荐同行刀剑名单」

「考虑到XXXXX号本丸在任审神者情况特殊,兹推荐以下刀剑与审神者同行:」

「にっかり青江」

「石切丸」

「太郎太刀」

「数珠丸恒次」

「江雪左文字」

⋯⋯

“哦呀,我竟然是排在第一个的嘛?”青江单手支着头,金色的眼睛眯成细细的一条,微微上扬的语调听起来有些轻挑,倒也不失饶有兴趣的意味。

长谷部:“盯——”

光忠:“盯——”

石切丸:“盯——”

青江江有点方,赶紧端正了自己的坐姿,眼角的余光无意间扫到了坐在另一边的数珠丸——刀男的直觉告诉他表哥正在看着自己——事实上,当青江转过头去时,数珠丸君也向他微微点头示意。

尽管对方合着眼,青江在脑内自动给他添加了一个“盯——”的特效,好像也没什么违和感。

看见这么多人都在看青江,主君有些不明所以,但为了保持队形,她也坐下来看青江:

“盯——”

“呜哇这个列表里没有短刀不公平!”乱君认真地将表格从头到尾阅读一遍,抗议道。

“我们虽然小了点,也能保护好主君的!”前田君捏着拳头努力给自己增加一点强大的气场。

倒是石切丸看了表格之后发表了一些有意义的见解:“⋯⋯我倒是觉得,这份表格可能别有用意。”

“时之府的所有公文中,一旦设计到刀剑的排序,都是按照刀剑番号排列的。”他从容不迫地解释道。

“但很明显,这份表格不是这样,原本应该是十九番的青江君被列为第一位,如果不是失误,这应该是来自时之府的提示。而这个提示就是——青江君就是最优的人选。”

“呐呐!”石切丸君话音一落,主君突然带头鼓起掌来。结果大广间里的众刀也一并开始鼓掌。

——等等你们以为这是演讲会吗?!

石切丸君讪讪地看看大家,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大家要突然一起鼓掌,这多不好意思,他也只是发表了一下自己个人的观点而已:“谢谢各位,是我唐突了。”

——怎么感觉更像演讲会了啊喂!(〝▼皿▼)

听了石切丸君的一番话,青江江的眼前突然呈现出一片光明的通途:

にっかり青江,练度79。

石切丸,练度34。

数珠丸恒次,练度76。

——“哇青江君不要一言不合就飘花啊!!!”

“咿呀——”看见有人飘花,主君立即欢呼一声蹭蹭蹭地跑来,在青疊上捡起花瓣,呼哧一下把它们撒在青江的白装束上。





次日早。

一向是一身白衣绯绔主君第一次换上了水蓝水蓝的现世的装束,一路蹦蹦跳跳地扯着青江江的白装束从本丸走到城门。

大清早的,远远看见城门处有一个人影,青江还没反应过来,主君已经瞬间原地加速化为主君型炮弹“咻——”地一声破空而去。

“咿呀咿呀咿呀咿呀⋯⋯”

等到青江看清那是哪位之后,他整个刀都不好了。

“⋯⋯兄长,您为什么会在这里⋯⋯?”

马萨卡⋯⋯!!!

在城门等候的数珠丸君背光而立,初生的朝阳在他背后映出一片灿烂的晨辉,佛刀的神情安然宁静,好像是寺庙中供奉的佛像一般光芒万丈。

主君在他脚边着陆,之后咿呀咿呀地举起双手来回横跳(。)希望他抱。

“啊,是青江呢。”明显已经等候多时的数珠丸君语气里也不见厌烦,他弯下腰从善如流地抱起主君,熟门熟路地给主君顺顺毛,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静。“昨天长谷部君突然发现时之府在文件上并没有指定同行刀剑的数目,考虑到我们并不熟悉现世的情况,还是人多一些比较稳妥。”

最后他和善地道:“一起行动,请多指教,青江。”

“⋯⋯请多指教,兄长。”青江的内心全是波动,根本笑不出来,然后发出了一记波动拳。(并不。)

“咿呀~!”主君战意高昂,迎着朝气蓬勃的阳光,捏起她的小拳头挥舞了一下。

就这样,审神者与青江二振一起,踏上了前往现世的道路。

青江二振ヽ拔刀~!








来自本丸的长谷部:计划通り√




tbc



写完之后觉得有点像修罗场,然而并没有,本篇依然是珠婶向,因为本正直是坚定的数珠丸沼民,前几篇一直有点欺负青江江很过意不去,所以给青江江强行加戏份⋯⋯
这个现世的篇章主要是为了简单介绍一下婶婶的设定,为了防止本正直之士一言不合就飙车,正直的我决定坚定幼年婶的道路不动摇。
顺便本正直要在本篇里尝试一下各种乙女向元素。什么见家长啦,什么膝枕啦,什么寝当番(?)啦,本正直都要尝试一下。
这周应该就到这里了,小天使们下周见~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 ˙ )◜⁾⁾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