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刀婶」生之荣幸(8)

自从改了id,愈发地觉得自己正直。
数珠丸恒次×女审神者。
乙女向注意。
幼年婶注意。
文笔不足ooc有手机码字有错指出谢谢。
如果以上均可接受↓





在万屋与主君走失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来来往往的喧闹的人群各自说说笑笑地从身旁经过,交谈声忽远忽近,缥缈得好像是天边传来的颂唱,即使有心去捕捉,也只能收获一些没有意义的只言片语。

奇妙的状态,仿佛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世界而是一只玻璃球,球里的事物各行其道,但与我无关。

当然,你也可以认为自己才是球里的那个人。

数珠丸突然想起了曾经的那位僧侣,想起了刀柄上缠绕的念珠,想起了水中的莲华和诵经的祝咒声。那个人就好像是被关在一只玻璃球中,与他所坚持的道一起⋯⋯

⋯⋯所以说啊⋯⋯我的主君呢?

尽管周围的环境有些拥挤,尽管身为太刀不擅侦查,但数珠丸现在十分确定,那个本来应该呆在自己左手边稍微低下头就能看见头顶的主君,不见了。

而且,方圆几米内距地面一米高处也没有主君类似物出现。

什么时候不见的呢?非常惭愧的是,数珠丸也不是很清楚,但应该就在刚才不久前——在自己沉入过往的回忆中时——毕竟只有刚刚那一小会时间内,自己确实是疏于顾及周围发生的事物。

这个世界,真是悲哀⋯⋯

作为近侍却没有及时注意到主君的情况,这真是⋯⋯太失职了。

然而数珠丸心中也有一点疑惑:印象中主君不太像一个会“不辞而别”的人,毕竟平日里主君要去什么地方之前,必然是会来扯扯他的衣角示意他一同前往的。

这样站着也不是办法,还是先找到主君比较合适。


“呀呀,这位数珠丸大人,请问您是在寻找什么商品吗?”看着这位付丧神大人来来回回在柜台前经过了好几次,坐在柜台后的役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到。

“这里出售各类绘马。”

“这里有好吃的便当哟!”听见这里的交谈,临近柜台的役人们纷纷出声,试图把自己的安利卖出去。

然而高挑的付丧神停下脚步,稍微踟蹰着酝酿了一下用词,礼貌地回答:“十分抱歉,我正在寻找我的主君。”

役人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但是这位付丧神大人的神情并不像是在说笑——这位可是天下五剑之一的数珠丸大人,不是鹤丸国永大人假扮的。

“我的主君⋯⋯比较年幼,”数珠丸觉得自己有必要解释一下,“如果在万屋与主君走失,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主君吗?”

与主君走失什么的⋯⋯确实是少见的事情啊。审神者们虽然都是年轻人,但还不至于到会与近侍走失的地步吧!

因为槽点太多,反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吐槽的役人默默地决定不吐槽了,但他还是提示或许到万屋的咨询台或许有所收获。

“万分感谢您的帮助,给您添麻烦了。”

“不用这么客气啦数珠丸大人⋯⋯”役人望着对方远去的背影,不禁感叹现在付丧神大人们的机动值都这么高了啊⋯⋯



“诶呀这位审神者大人是一个人来万屋的嘛?您不带您的近侍一起来帮忙吗?”

这位比其他审神者都小一号的审神者大人努力爬上柜台,有礼貌地和役人打招呼,坐正。对于役人的疑问,她神秘地摇摇头,警惕地看看四周,扭头向役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哦哦,是背着近侍悄悄跑出来的?”役人看她的模样格外可爱,忍不住想逗逗她。

审神者再一次摇头,一脸的高深莫测,伸出手指了指自己要买的东西,在桌上排出⑦片金甲。

看向这位审神者要买的物品,役人顿时明白了这位小号审神者大人的打算:“哦,我猜猜,是打算给近侍一个惊喜吧?”

小号的审神者立即像是炸了毛的喵君一样胡乱挥舞起手臂不让她再说,然后捂住脸做娇羞状。

这样→(/ω\)

这时万屋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悦耳的广播声。

“各位审神者大人们下午好,各位审神者大人下午好,有一位审神者大人不慎与她的近侍走失,请这位审神者大人速至万屋咨询台与您的近侍汇合⋯⋯”

这位小号的审神者大人认真偏头听完了这则广播,觉得那广播里的审神者大人似乎再说自己,立即不再与役人纠缠,接过役人递来的物品就跳下了柜台飞奔而去。

“哇,居然是一位数珠丸大人!”

“这就是那位数珠丸恒次大人呢⋯⋯”

“真不愧是天下五剑,非常美呢⋯⋯”

“我的本丸什么时候才能迎接到这位大人啊啊啊啊啊啊!!!”

⋯⋯

“我的主君不在其中。”面对议论纷纷的人群,数珠丸眼观鼻鼻观心,捧着茶杯宛若一位没有等到大包平的莺丸阁下。

广播发出后,确实是有不少“慕名而来”的审神者大人,只不过他们的目的不是来认领自家走丢的近侍,而是单纯地来瞻仰一下天下五剑的风采顺便看看是哪位万恶的欧洲人做出了此等与近侍走失的“壮举”。

“啾——”

听见了。

这么有个人特色的语调,在人群中格外突出。数珠丸或许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唇角带起了一些笑意,转眼间那只海拔高达一米的主君大人便蹭蹭蹭地迈着小短腿跑到了面前,也真是为难她那么小的个子也能跑得那么快。

数珠丸弯腰抱起她,顺顺毛。主君也“咕呀”一声,安然而如释重负般地把脑袋搭在近侍肩上,伸手抓抓近侍的长发,觉得这样格外安心似的,又埋头蹭蹭他的颈窝。

“这位就是我的主君。”他说。


返回本丸时,刚刚购置的物品和主君一起被放在松风的背上,数珠丸牵着松风,沿着来时的路途返回。

日头已经偏西,天空一片橘黄一片深蓝,阳光把影子拖长了一倍,周遭寂静,万籁无声。

“您之前去哪里了?”

“咕呀?”主君歪歪头,有些听不懂的样子,看天。

“我是说,先前,在万屋,您去哪里了?”

主君看着他,露出可爱的表情,之后小心地从袖子里拿出了一样金灿灿的物什。

お守り·極。










来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剧场:(玩梗向)

婶婶:数珠丸呀数珠丸,你掉进河里的是这个お守り,还是这个お守り·極呢?

数珠丸:我掉的是你啊,主君。

婶婶:诶,是我吗?那好吧,你真是一位诚实的刀男啊,那我就和你走好了。

数珠丸:( ̄︶ ̄)






tbc



这周早点更,因为周末有事不一定有空码字。
依旧撒糖。⁽⁽◝( ˙ ꒳ ˙ )◜⁾⁾
说实话,每次码字的时候内心都是“我为什么不会画画”这样的咆哮。_(:3」∠)_
等宝宝高考回来就去学画画!ヽ( ̄д ̄;)ノ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 .̫ ⁼̴́ )✧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