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刀婶」生之荣幸(7)

周末是胡汉三出现的时间。
开数珠丸活动了,祝大家早日捞数珠丸回家!
数珠丸恒次×女审神者。
乙女向注意。
幼年婶注意。
文笔不足,ooc有,手机码字,错字指出,请多见谅,谢谢。
如果以上均可接受↓






目标万屋!

主君真是一位可以称得上是目光如炬的姬君。即使用心良苦的长谷部君将时之府送来的万屋降价公告事先压在了诸多公文最下方,但在这诸多公文之中,主君还是率先从下层抽出了这张被有意隐藏起来的降价公告,抓起笔在所有仙人团子的图画上都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圈,然后举起公告给身边的近侍刀看。

长谷部君不忍再看,他将降价公告隐藏并非是恶意隐瞒,而是他深知得到了公告的主君绝对不会有什么耐心继续坐在执务室中。

事实也确实如此,也许这就是命吧。

“呐呐!”主君将公告递给近侍,指着图片上仙人团子言语起来,语气中强调了对仙人团子的向往之情。

这样还不够,主君挪到近侍面前,先是双手握在胸前采取星星眼攻势,然后向青疊上仰面一躺,“咿咿呀呀”地左右翻滚。

她也很精的,知道这时候向长谷部君请求多半没有结果,所以转而向一向对她很是纵容的近侍数珠丸请求。

数珠丸君没有立即给出答复,但是主君背后的长谷部君默默给他一个“拜托了”的眼神,希望他能有所作为。

这算是这个本丸里的刀剑们之间的默契——尽管主君是主君没错,但孩子是需要教导的。

微微向长谷部君颔首表示了解,数珠丸觉得自己是应该表明自己的立场,所以他顿了顿,委婉道:“虽然前往万屋购置物品也是很有趣味的活动,但在此之前,您不妨还是先完成今天的工作。”

语毕便倾身去扶起躺在青疊上撒娇卖萌的主君,却没想到主君恰好也自己支着身子坐起来,猝不及防之下主君冷不丁撞上了数珠丸的手臂,一下子又仰面倒在了青疊上。

“您还好吗?!”数珠丸与长谷部以极高的同步率同时道。向来身手敏捷的长谷部君立即前来查看,而数珠丸则是就近将手覆上主君的额角——大概就是刚刚被撞到的那个位置。

“抱歉,主君,我失礼了。是否有被伤到?”

当他的手隔着灰色的手套抚过主君的额际,主君不知为什么,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抬起左手抓住了数珠丸的手腕,又伸出右手虚划几下,扯着跪坐在一边的长谷部君的衣袖。

似乎没什么大问题,两人齐齐松了口气。主君却一手抓着一人坐起身,之后放开手拍拍头顶学着烛台切的样子理理刚刚滚乱的头发,最后规规矩矩地正坐,分别挪向两人各行一礼,高兴地拍拍手,主动挪到了书桌边去。

真是值得意外的事啊。



其实这个意外之喜也没有持续多久,公文刚刚完成,主君立即跳了起来兴奋地扯扯数珠丸的袖子表示现在该去万屋了。

主君换上了外出的服饰,将甲州金一个一个塞进团袋里,伸出白白净净的手让近侍把团袋系在手腕上。这样就可以外出了!

与长谷部君告辞,在去马厩的路上遇到了短刀们。短刀们似乎也对去万屋非常感兴趣,但还是同意在本丸等主君带回来好吃的仙人团子。主君也表示她要带很多很多的仙人团子回来一起分享,具体“很多很多”是多少,主君歪着头想想,指着身边的近侍说大概是累起来有数珠丸君那么高。

原来数珠丸君的身高也是可以用来作为数量单位的,不过对于主君来说“一个数珠丸那么高”可能真的是一个很大的数目了。

不得不说,整个交流过程玄幻极了。

随后去马厩里牵来了松风,顺便意外发现内番偷懒的和泉守君一只,但是考虑到堀川君真的是格外勤劳再加上主君还急着去万屋,本次内番偷懒事件主君表示暂不追究。

看着高大的松风,主君努力仰头的同时发出一声“咿——”的感叹,松风也垂下头四处瞧瞧打个响鼻。

主君看看松风,看看数珠丸,看看自己。突然发现自己是辣么渺小。

你看,并不是到了大海边才能感叹到自己的渺小的。

“请允许我扶您上马。”数珠丸当然注意到了主君的举动,随即弯腰屈膝向主君递出右手。

主君“嗯嗯”答应着,小跑两步开开心心大大方方跑进近侍怀里,接着就被人小心地抱起来。随着视野越来越高,主君似乎新奇又紧张,不自觉的揪紧了近侍肩上的白装束。

察觉到主君的举动,近侍体贴地将她稍微抱紧了一些,毕竟有所依靠总是会让人安心一点的。

“请安心。”数珠丸将她稳稳当当地放在马背上,刚一松手,就看见她拍拍马背,扶着松风的颈子试图站起来。

数珠丸当即再次抱起她让她在马背上坐好,并且非常耐心地劝告:“这样很危险,请您坐下吧。”

主君瞧瞧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老实坐着,倒是不见乱动了。



万屋离本丸有一些距离,但并不远。

大约是时之府的通告工作做的很完备的原因,前来购置物品的审神者还真是不少。审神者们大多是年轻的少年少女,各有近侍相随,但如同主君一般年幼的审神者确实不得见。

来往的审神者有的向这里投来惊奇的目光,似乎是惊讶于这么年幼的审神者出现。而主君发觉人有些多且都在向自己探望,有些害怕,往近侍身边挪挪,抱紧自家近侍的腿。

⋯⋯这种失明老人和年幼孙女相依为命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请您摈弃贪欲和杂念,只买必须之物就好。”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看了看主君一脸茫然地仰起脸来看他的表情,他又觉得自己这话有些多余。

主君也是一脸不太能理解的样子,抬起手摇了摇腕上的团袋,里面的金甲叮叮当当地发出悦耳的音响,证明主君家资丰厚,不必为钱财担忧。

这么小的孩子又能有多少贪欲和杂念呢?

“咿咿!”主君拽拽他的衣角,手指前方——正是售卖仙人团子的地方,不少带着短刀前来的审神者围在柜台前,很是热闹。

“咿呀咿呀⋯⋯”主君认真地跟他说了些什么,但在他听懂之前,主君已经飞快地向那边跑了过去,然后站在柜台下回过头来向他招手。

仙人团子⋯⋯对小孩子们格外有吸引力啊。

看着像一溜烟一样跑向柜台并在柜台下等待自己的主君,数珠丸突然觉得,某种意义上,这也是“心无杂念”的一种表现方式。

——尽管是对仙人团子。






tbc



本周是万屋历险记,大概明天把万屋事件写完。
其实码这章时心里还是挺纠结的,因为我总觉得这章有bug,比如数珠丸平时都是怎么骑马的,他骑马时腿不会搁在地上吗?(。)
不知不觉这个文开了一个月了,感谢各位的支持,开这个文除了让我忙里偷闲打发时间就是让我深深掉入了数珠丸沼⋯⋯
有没有沼民?求组织!
最后真诚祝大家早日带表哥回家!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