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刀婶」生之荣幸(6)

我胡汉三又来更文了。
昨天码到十来点今天早上起来一看十多条喜欢加评论,看了一下时间——都是深夜。虽然高兴但是小天使们也要好好休息啊。
数珠丸恒次×女审神者。
乙女向。
文笔不足ooc有手机码字有错请指出,十分感谢。
如果以上均可接受↓





在演练场遭遇了一位和善的大姐姐。

“嗯?原来时之府还有这么小的审神者嘛?好可爱呀!”大姐姐蹲下身和善地抱抱小小只的主君,非常郑重地与她握手:“那么请多指教啦,小姑娘。”

但是大姐姐的第一部队一点也不和善⋯⋯

太郎太刀、次郎太刀、萤丸、石切丸⋯⋯

感谢大太刀君治好了困扰我多年的颈椎病,主君努力地扬起头看看三位高大的大太刀,害怕地抱紧了数珠丸的腿。

“不必担心,主君。”数珠丸君看了看紧紧抱在自己腿上的主君,轻轻伸手抚了抚她的头顶,左手默默握紧刀鞘,“即使敌方强大如此,我们也会全力以赴的。”

不,数珠丸君,你家主君现在想按f5回本丸。

“战斗要开始了,请您退后吧。”

主君露出苦兮兮的表情,一副要生离死别的样子,死死地抱着数珠丸的腿不肯放手,那场面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在狐之助的反复劝说下,她才勉强放开近侍的腿,被拖到观台上去。

这场演练的结果是理所当然的败北,实力差距太悬殊了。己方的刀剑全员负伤,长谷部君与数珠丸君都发动了真剑必杀,也仅仅是拉回了一点差距,输得稍微体面一点。

演练结束后,刚认识的大姐姐走过来,脸上带着些歉意,蹲下来与主君平视:“这场演练是我占了刀种与等级的优势,你也很棒的,小姑娘。”

主君低下头揉了揉眼睛,咬着唇“嗯嗯”两声。

她看主君眼睛里水汪汪的,一副要哭不哭的委屈表情,似乎是有些于心不忍,就和她的近侍刀石切丸一并留了下来。

然后大家一起蹲在地上捡刚刚演练时数珠丸君真剑必杀弄掉的念珠。

所以说大姐姐是个好人,而且,她捡念珠的速度非常快,明明是大家蹲在一起捡,结果结束时大姐姐手里捡到的最多。

这有什么秘诀嘛?主君惊讶地望着对方,同时好奇向她眨眨眼。

也不知道大姐姐有没有领会到主君的真实意图,但她确实和善地笑笑,表示:“啊哈,念珠这种东西⋯⋯捡多了也就习惯了,江雪也经常这样。”

总觉得发现了大姐姐本丸里的一些小秘密呢⋯⋯

“万分感谢,给您添麻烦了。”

“没关系哦,一点小事而已。”和善的大姐姐正准备起身,却突然重心不稳又跌坐在地上。

“您没事吧!/咕呀!”

和善的大姐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大碍,摆摆手表示自己很好,她本来想再站起来,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反而在地上坐好,向近侍石切丸君伸出手臂:“哎呀,我摔倒了,要石切丸papa亲亲才能起来。”

一时间,那个高大的绿色神官服男人有些尴尬的神色,他默默看了一眼边上一只小小的审神者,委婉道:“⋯⋯主殿,这样不好吧,有孩子在呢。”

主君:(・ˍ・*)?

数珠丸君:(  ̄ー ̄ )

数珠丸抱起不明所以的主君,再次道谢且告辞后就离开了。

→分割一下

回到本丸,主君立即进入战意高昂状态,把负伤的刀剑们全部赶进手入室,作为手入灵力的源头,她就把捡回来的念珠堆在一起,坐在手入室墙边耐心地做起了穿念珠的工作。

“♬~”主君对这样枯燥的重复工作似乎表现出格外的耐心,以至于还有心思哼一点细细碎碎的小调。

听起来像是什么地方的儿歌?

时间在儿歌的间隙间流逝,日影慢慢偏斜,轻伤的刀剑们陆续离开,手入室慢慢沉入宁静,这样的宁静带来奇异的错觉,仿佛时光正在逆向流淌。

“锵锵!”

主君双手捧着长长的念珠串站起来,向手入室里的刀剑们展示自己刚刚完成的新工程,之后双手举着念珠串原地转上一圈,好像是女孩子炫耀自己的新裙子一般。

主君捧着念珠献宝似得拿去给一边的数珠丸君。

即使负伤,数珠丸君依然保持着相当端正的坐姿,但是看上去相当的⋯⋯瘦削,尤其是没有了那件与青江款式相近的白装束后。

主君在他手臂边抓了抓,似乎是想抓那件已经不存在的白装束,结果当然是什么都没有抓到。主君收回手,有些难过地揉揉眼睛,然后举起念珠给他缠上。

“万分感谢,主君。”数珠丸抬了抬手臂,念珠一圈一圈地缠上来,与此一并缠上来的还有些别的什么。

主君向他展开一个大大的笑颜,然后挪开点距离在他膝前躺平,双目发直地盯着手入室的屋顶,两臂向上举起作拥抱天空状:“咿咿——”

⋯⋯和主君相处最令刀挫败的一件事就是当你觉得你已经能正确理解她的所有举动时,她又翻出一些令刀费解的新花样。

数珠丸认真的思索,突然间福至心灵,在演练场的记忆浮现在脑海中,于是他犹豫了一下,试着模仿着那谁谁谁的句式道:

“⋯⋯主君,这不太好吧,有长谷部君在呢。”




长谷部:(〝▼皿▼)

tbc




以上都是我瞎写的,我编不下去了。

给你们看正确结局:↓



数珠丸认真的思索,突然间福至心灵,在演练场的所见所闻不受控制地浮现在脑海中,有些猜测需要实践一下。

轻轻翻转手腕将念珠扣在手心,之后右手自左腕边勾过珠串并将其在腿上绷直。

于是数珠丸道:“如果我的猜想与您的想法相同。”

主君傻呵呵地假装自己是一具尸体躺了半天,正准备不玩了坐起来时视野之外伸来的一只手遮住了她的大半块视野,她下意识地赶紧闭上眼,残存的视野中她只能看清那只灰色的手套边缘的莲花图案。

“⋯⋯咿?”

温暖的手指抚摸过她的眼睑又缓缓离开,取而代之的是微凉的念珠,圆润而微凉的感知让主君细细的睫毛轻颤,整个人也不禁缩成一团。

“⋯⋯唔⋯⋯”

温暖的手没有离开,而是去梳理她额上的碎发,一缕一缕,表现出那人一向的好脾气。

主君觉得脑袋晕乎乎的,开始还在想他到底要梳个什么样的发型才能满意,渐渐地就越来越迟钝,什么都想不动,什么都不想想。

这时候的主君已经全然是个小傻瓜了,隐约中觉得额上的感觉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有无数不属于自己的发丝自上方滑下来,滑过她的脸颊,痒痒的。要是往常她第一反应一定是伸手去扯,但是现在这只小傻瓜明显想不到这么多。

最后她只听见有人说:

“失礼了。”

“多谢款待,不甚荣幸。”







正确结局之后:

“真奇怪⋯⋯长谷部君回来时还是中伤,现在怎么成重伤了?”
“不知道呢,主君也好奇怪,傻笑了一天了,会不会是生病了?”





来吃糖⋯⋯吧⋯⋯






щ(゜ロ゜щ)

卧槽我刚刚在写什么⋯⋯我家婶婶还是个孩子!
这只是吻额而已啊!
越看越污⋯⋯真抱歉纯爱了不到六章就暴露了巫妖王的本性。
抱歉觉得戳雷ooc就自己退了吧。
我这个辣鸡写手。
现在我的内心全是波动,我要下楼买杯Coco压压惊。
就这样吧咱们下周见。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