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刀婶」生之荣幸(5)

一周了,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一周来看见fo居然变成了26好意外!有这么多小天使点喜欢还fo我,真的很高兴啊,爱你们么么哒。
与之前的一样,数珠丸恒次×女审神者。
乙女向,嗯。
幼年婶注意。
文笔不足,ooc有,手机码字,有错误请指出,十分感谢。
如果以上均可接受↓






主君第一次对第二天来接班的近侍表达了一连串“咿咿呀呀”的疑问,据主君翻译机——短刀酱们猜测,应该是“为什么不是昨天那位呢?”这样的意思。

这真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件:主君开始有意识地安排近侍了。

这应该是个好现象,因为这说明主君正在慢慢成长。但是居然是数珠丸君夺得了这样的荣誉,难免会让其他刀剑们有些微妙的嫉妒感。

“数珠丸殿太狡猾啦!”短刀们聚在一起不甘心地讨论,“他明明只和主君呆了一天,主君就辣么喜欢他!”

“我总觉得主君和我们一起做游戏的时间变少了呢!”乱君捏着鬓边的发丝道。

然而并没有,除了近侍一职调由数珠丸君担任外,本丸内其他事务均没有任何变动。烛台切君依然是本丸一把手(嗯你可以觉得是主君,但我觉得管饭的人才是真·一把手),长谷部君还是忙碌的公文粉碎机,歌仙坚持不懈地想成为主君的国文老师,短刀们还是主君的好玩伴。

让短刀们觉得不甘心的原因与其说是玩的时间变少了,倒不如说是数珠丸君和主君相处的时间变多了。

数珠丸君对于这件事并没有发表什么看法,只是默默地接受了职位的调动。

受到重用了啊,这是不是被肯定的意思呢?

向大阪城的进军不仅收获了大量了小判,还带回了名为信浓藤四郎的新同伴。主君在高兴又多了一位同伴之余,花费了一笔不小的小判给本丸内添置了新的景趣。

于是庭院里的八重樱一夜之间负上了皑皑白雪,小池凝结为镜,朦胧的雪见幛子被拢上,屋内燃起暖炉,俨然一派冬日之景。

对于刀剑来说,新的景趣仅仅是改变了一下常见的景致图一时的耳目一新,毕竟刀剑的本体不太受环境的影响。然而作为人类的主君就完全不同了——

主君心满意足地换上了烛台切与歌仙共同挑选的高品味冬衣,在屋里一会打滚,一会扒在幛子上看雪。

数珠丸倒是很喜欢这场冬日的景趣:春光短暂,冬日漫长,在这样充满了悲哀与苍茫的冬景中,似乎总有一些平日里无法体会到的真意。

“您一直在看外面的雪景,是想要在雪地里玩耍吗?”

“嗳⋯⋯咿!”

“可是庭院里现在太冷了,您出去会生病的。”数珠丸想到了烛台切君远征临走前的叮嘱,人类的身体可比刀剑脆弱不少。

主君依然扒在幛子上,只是转过身,抬平双臂,做了一个“强壮”的动作。

数珠丸微微笑了笑,语气里确不见半点妥协的意思:“主君,请来饮用一些热茶吧,幛子边总是没有屋里暖和的。”

“唔⋯⋯”主君失意地倚着幛子滑坐到青疊上,好像一摊散开的衣服随意地铺在地上,她露出委屈的表情:都卖萌给你看了还不让我粗去玩!

数珠丸君回避开主君幽怨的小眼神,在桌上又沏上一杯茶。

无果。最终,主君拖着衣服从地上爬起来,蹭蹭蹭地跑到桌边,在数珠丸对面坐下,伸出一只手指戳了戳茶杯边缘。

有些烫,主君趴在桌边吹了吹茶杯,茶杯里的一杯茶水被吹皱了。

主君小心翼翼地凑上去小抿一口,白白净净的小脸立即苦苦地皱成一团。

“⋯⋯不合您的口味吗?”

主君露出了更加委屈的表情,她很想点点头告诉他“炒鸡炒鸡不合口味呀!”,但是瞧了瞧他宁静又安详的神色,就不太好意思表达出来,只是小声地“嘤嘤”两下。

嗯,小孩子嘛,是很难品味茶那苦涩的清香的。

见他还是那么淡定好像一点也不生气,主君更加不好意思了,她四下张望,最终锁定了桌上的一小盒方糖。

“咿呀!”主君欢呼一声,冲过去抱起方糖盒子,拿给自己的近侍看看,回到茶杯边,往自己的茶里加点甜味。

这样茶就变得能入口许多了,虽然在茶里加糖⋯⋯真是相当地⋯⋯不伦不类呢。

主君加好糖,乖乖喝完了所有的茶汤,然后满怀期待地仰脸看看他:“咿呀咿呀咿呀哟!”大概是:我炒鸡乖对不对酷爱表扬我!

尽管语言不通,但是主君的心思确实比不少成年人都好懂,意外的简单而直白,不加丝毫掩饰,和她相处真是一件令人由衷地感到轻松的事。

数珠丸君从善如流,抚了抚主君的发丝作为“表扬”。主君也满意地眯起眼蹭蹭他的手心。

但毕竟是隔着一张不宽不窄的案桌,主君觉得有些别扭,于是又抱起方糖盒子跑到对面,挨着数珠丸坐下。

“呐,呐!”主君面向他,拍拍手试图吸引其注意力。

这个语调数珠丸倒很是熟悉——在和短刀们做游戏时,她喜欢用这样的音节来表示“游戏开始”。

要玩什么样的游戏呢?

主君想了想,从大大的袖口里伸出一只手指,晃晃:“呐!”

这是什么意思?数珠丸有些理解不能,虽然也观摩了几次主君与短刀们的游戏,但那些明显不足以使自己应对现在的情形。

见他不应答,主君再一次晃晃手指,提醒:“呐呐!”

那只好试一下了,他这么想,遍试着回答:“⋯⋯一?”

主君笑起来,点点头,又眨眨眼。伸出两只手指,晃晃:“呐!”

“二。”数珠丸回答道。

主君把手缩回袖子里,歪着头想了想,眼睛里露出调皮而狡黠的神色,伸出四只手指,晃晃,换成五只。

数珠丸明白她什么意思了,但是认真的回答:“先是四,随后是五。”

“咿呀!”主君欢呼一声,扑上去搂住近侍的肩,当然同上一次一样,她本来是想搂住对方的颈部,因为身高不够,退而求其次。

不过数珠丸却想到了昨天在庭院里的事件,所以为了配合主君的动作,温柔的近侍稍微倾了倾身。

“您不会以为我合着眼,就什么都看不见吧?”

主君不好意思地眨眨眼,举起方糖盒子,往他的茶杯里倒上一大块方糖。


tbc





好像有点在往乙女向的方向走了,可喜可贺啊可喜可贺。₍₍⁽⁽(ી( ・◡・ )ʃ)₎₎⁾⁾
关于数球球的眼睛的问题,我个人倾向于是他是眯着眼的,所以他应该是能看见的。证据是亲妈思春期太太的那张细节图,看起来好像是眯着眼的,还有就是不记得在那里看过考据八分眯二分睁也算是符合佛教道义的⋯⋯(有点扯)所以就这样设定了。( ⁼̴̀ .̫ ⁼̴́ )✧
关于方糖的问题⋯⋯我知道那是喝咖啡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本丸里有反正就是有了剧情需要嘛!因为考虑到其他的糖不太合适所以就搬了方糖来,手稿里是白砂糖,考虑到(ma)不(ma)太(zou)合(ni)适(yo)就换了方糖,请见谅。(・ˍ・*)
请你们吃糖!ლ(•̀ _ •́ ლ)
感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你!(^_^)☆







评论(1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