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正直之士

刀剑乱舞( ⁼̴̀ .̫ ⁼̴́ )✧
数珠丸沼民_(:3」∠)_
文豪坑中毒中⋯⋯
芥川脑残粉
写文真的很愉快。

[ 刀婶 ] 生之荣幸(1)

新人入沼,请多指教
乙女向,当然个人觉得其实是亲情向⋯⋯
数珠丸恒次×女审神者
幼年婶注意
文笔不足,可能还有ooc
手机码字,有错别字请指出,感谢 [ 土下座 ]
如果以上均可↓




作为消减生命的刀剑,竟也有获得如人一般生命的一天⋯⋯这真是⋯⋯万分荣幸。

庭院中的樱树像是一夜之间绽开了满枝,连带着整个庭院都弥漫着春的气息。栗田口家的孩子们在庭院中玩耍,欢乐的笑声充满了生机,无论如何都是令人生不起一点吵闹的厌烦感的。

这样很好,数珠丸恒次如往常一样在室内静坐,面前的茶杯里缓缓升腾起一缕清气。

如果说有什么美中不足之处的话,那大概就是现在的主君——那个被称为「审神者」的小姑娘——着实是太小了一点。即使是小巧可爱的藤四郎们,站在主君的面前都好像是可靠的兄长一般,更别说高大的打刀与太刀了。

有一位年幼的主君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因为年幼,主君没有所谓的「全刀帐」的执念,本丸内资源充裕,出阵、远征的事项也不频繁,所有人都活在一种安定而悠闲的氛围中,仿佛这种氛围会持续到永远。

数珠丸恒次对此是乐见其成且乐于维护的,只是他心中的「美中不足」另在其处。

橼廊上传来响动,随后烛台切光忠的声音清晰地传来:

“主殿,点心已经准备好了,请赏光。”

接着便是主君与藤四郎们的欢呼声,大抵是些“光忠桑万岁”一类的意思,之后脚步声一并响起来,所有人都奔向了大广间。

于是庭院里又安静下来,一阵不知道来着什么方向的风途经此处,柔和的气息灌进庭院里,樱树娑娑作响,院子里就纷纷扬扬地下起了樱吹雪。

久违的宁静。数珠丸心里想着,或许自己也该到大广间去。

然而还没有起身,走廊里又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那声音由远及近,到门前停了下来。面前的幛子上投下一个分外小巧的影子,他已经猜出那是谁了。

“主殿,请进。”

门外的影子愣了愣,但幛子还是被哗啦一下推开一半,白衣绯裙的主君抱着一只小盘挪进来,放下小盘,扭身合上幛子,再抱起小盘,送到他面前的案上,把小盘一直推到自己的茶杯之前,然后就把手缩进宽宽的袖子里,趴在桌案对面歪着头看着自己,好像是来邀宠的小动物。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虽然他觉得把主君比作小动物是相当不敬的言辞,但似乎⋯⋯确实很贴切啊。

“十分感谢。”盛情难却,他轻轻将茶杯向右手边推开半寸,双手扶住小盘的边缘。

是茶糕呢。

“我开动了。”轻声祷告完毕,再抬头时,原本呆在对面的主君已经不见踪影。

其实也不是不见踪影,他知道主君此刻一定在自己身后,像藤四郎们喜欢做的那样,把自己的长发编在一起,完成后再解开。

为了证明这一点,身后立即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乐趣,但数珠丸对于这样无伤大雅的娱乐活动向来保持默许的宽和态度,可能小孩子的乐趣就是这样,只要他们自己觉得开心就好。

和室又一次陷入寂静。

主君对自己的长发有一种特别的偏好,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他觉得这也是另一种形式的荣幸,毕竟除了这种时间,主君可是很难有这样的耐性,如果她在歌仙兼定吟咏和歌时也这么安静一会儿,那位之定之作一定会倍感欣慰的。

这说起来也是件怪事,歌仙兼定与藤四郎们是最早来到本丸的刀剑,偏偏他们对主君一点办法也没有,反而是几位后来的,比如压切长谷部,比如烛台切光忠,再比如自己,主君在这几位面前总是出乎意料地乖巧。

背后传来主君幽幽地一声叹气,编到一半的头发突然被松开,主君好像把自己的头发当成了什么棉被,一头埋进去,还用力蹭蹭。

“⋯⋯您有什么烦恼吗?”可能是遇到了什么难处吧,他想。

“咕⋯⋯咿呀?”主君立即抬起了头,从背后绕到自己面前,用探寻和天真的目光看向他。

啊啊,真是的,他随即反应过来。

这么小的孩子哪来的烦恼⋯⋯再说回来,这么小的孩子又为什么要烦恼呢?



tbc

让我慢慢码吧⋯⋯
这应该是知心哥哥数珠丸与天然呆婶婶的日常
数球球真是太仙了⋯⋯本来想写乙女向的我最终写成了这样⋯⋯
算是锻出大表哥的还愿文
非常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评论(6)

热度(36)